半夜的腳步聲

person with crossed legs sitting on rock生活雜記
Photo by Isaac Taylor on Pexels.com

每次融入新的團體,很多時候都會用鬼故事來開啟話題,我聽過的鬼故事不少,那些讓我覺得印象深刻的往往是他人的親身經歷,不是因為可怕,是因為真實。

時間是二十五年前,那時是國小三年級的暑假,我每天都會賴在我哥房間打電動、看漫畫,而且都要熬夜到凌晨三、四點才肯上床睡覺。不知從何時開始,有些特殊狀況很針對性地發生在我身上。

當我獨自一人在房間時,電腦不定時會自動開機。一開始最困擾的是:我還要去把它關機,覺得很煩,因為大家會唸我用完電腦不關機。這其實很直覺想到零件異常,可能需要修理。但無論我怎麼講,大家都不相信,因為只有我遇到這件事。有次我叔叔經過我房間,幾乎同時間——主機傳來開機嗶聲,熟悉的硬碟噪音也跟著響起,我終於可以證明自己沒有說謊,但叔叔只覺得奇怪,並沒有進一步的作為,這件事就停在這邊,不了了之。

另一件事則是:我觀察到半夜門外總會有個腳步聲,非常緩慢,由遠到近,又逐漸走遠。家裡除了我哥跟我,我想不到還有誰會在大半夜活動;午夜時分有腳步聲是很詭異的,尤其兩個夜貓子都在房間裡頭,沒道理門外還有人沒睡。有次腳步聲響起,剛好我哥還醒著,我便跟我哥提起;他一臉疑惑彷彿沒聽到似的,就叫我開門看看,當下我們兩個人都很緊張,怕開了門會看到什麼未知的事物。花了一點時間做好心理建設,我緊抓著喇叭鎖、轉開,當下只看到無人的飯廳跟天花板上的昏暗夜燈。

這腳步聲實在太頻繁了,幾乎每個夜晚都聽得到;有次我忍不住把這狀況告訴我爸,那天我爸沒有責備我胡思亂想,我有點忘記是如何跟他結束這個話題,但我還記得當天他沒有回家過夜,再次看到我爸已經是隔天的事情了。

原來我爸聽完我的描述,他便去廟裡詢問腳步聲的事情;廟方告知理由後,我爸緊急驅車南下,在雲林的祖厝住了一晚,隔天才回到台北。

「我回去鄉下開門。」我爸如是說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完全在狀況外。

「鄉下大廳的門關起來了,你阿公被擋在門外,沒辦法進去,所以晚上只能在我們家裡徘徊。」

就我有印象以來,鄉下三合院的門一直都是開著的,我們只有在晚上要睡覺時才會將門關上。那時因為祖母北上開刀,鄉下沒人,長輩便將門給鎖上了;而祖父——那時他過世還未滿半年。祖父務農,平時沒有穿鞋的習慣,而我家所有人都會穿室內拖鞋;我聽到的腳步聲是赤腳走路、行動緩慢,從客廳穿過飯廳,再往後走到最尾端的客房,也是我祖父生前暫住的房間。神奇的是:我爸跑了一趟雲林後,我再也沒有遇到電腦自動開機或是在半夜聽到腳步聲。

這些經驗讓我聯想到星際效應的橋段,身處其他次元的主角,想要提示自己和家人一些訊息。我在想:當時阿公是不是也在異度空間瘋狂提示我們,想要去促成某些事情。

對於這類的超自然現象,我喜歡用科學的角度來看待,雖然不諳宗教,但我會將神、鬼靈魂之說連結到其他維度的生命體,覺得合理存在,只是我們很難看到。未來若再讓我聽到半夜的腳步聲,我會直接以水錘效應結案,希望之後來自異度空間的訊息可以提示得更明顯一點,我們直球對決。

後來我跟我爸提起這件往事,他雖然不記得了,但他質疑:祖先才不會被自己的家門擋住。我啞口無言,但我還是在心裡反嗆:阿公當時才過身不到半年,搞不好他還沒掌握好穿牆的技能啊!阿公沒有錯!

留言列表

Copied title and UR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