室友的肛門炸裂了

white and pink petaled flowers in bloom生活雜記
Photo by Pok Rie on Pexels.com

我室友有個特質,當他覺得某件事對他有重大意義,他就會持續去做。我印象中,他在農曆年後就開始過著極度健康的生活,我未想過促使他做這件事的緣由,只覺得這是個好習慣。直到兩週前,我才知道背後的原因。

那時我正在客廳打電動,莫約下午四點左右,室友拖著腳步走進門,看他面有難色的樣子,我便開始關心他。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剛剛去電燒,現在還有點不舒服,而罪魁禍首就是肛裂。

關於肛裂,我其實也略有經驗,我還記得當時染血的馬桶,跟後續心神不寧的狀況;每次上廁所都很怕再現血色地獄,但我的狀況不到電燒的程度,頂多就是擦藥而已。因為這段往事,我可以同理室友的心情,一路走來,我一直站在他的角度給予最大的關懷與支持。

那天我們聊了很多慘痛經驗跟避免復發的方法,像是:保持高纖飲食、多喝水;在那之後,室友的生活作息以及飲食也更加謹慎,我以為這個夢魘會從室友的生活中消逝,但顯然沒有。

反覆肛裂如同字面上的意思,傷口多次撕裂,使人飽受千刀萬剮之痛。就算是最剽悍的勇士,遇上反覆肛裂也會變成失去母親的幼崽,連走路都會膽戰心驚。人們總會詛咒他人生兒子沒屁眼,但他們不知道:最可怕詛咒的不是沒屁眼,而是有屁眼卻反覆肛裂,這是最惡毒的永恆詛咒,使人墜入無間。

下班一回到家,我便用最誠摯的語氣關心室友的肛門;這才知道室友回到了上次的診所再次電燒,而且醫生還建議他要開刀處理。

「這次去看醫生,裡面的阿姨一直叫我寶包。不知道是不是我上次電燒叫得太慘,這次來他們好像都認識我,跟我很熟的樣子。」

「欸寶包來了。」

「寶包,你還好嗎?」

「我電燒的時候,那個痛就像一個波形一樣。就算他手拿開沒有燒了,我還是會痛得繼續叫。」

聽室友描述,若電燒的痛楚可以具現化,我覺得會是一個正弦波。

這次的憾事我跟室友事後檢討是哪個環節做錯了,室友提到醫生叫他每日解便兩次,這樣才不會太硬又造成傷害。我才想到:小時候老師會問大家的排便頻率,那些每天大兩次以上的同學會得到老師的稱讚,讓我好生羨慕;現在我都長得比老師當年還老了,才知道老師的用心良苦,不勝唏噓。人們常說:「佛度有緣人」,老師可能是人間菩薩,讓我們得以在他的庇護之下,避開肛裂帶來的腥風血雨,但室友無緣遇到這樣的好老師,讓我不得不正視教育資源的城鄉差距。

「你知道我規律運動一段時間了,而且吃很多蔬菜,現在它又炸開,我真的覺得很憂鬱。」

室友抱怨他近期嚴格的飲食、作息控制根本無效,並且感到灰心喪志。在我眼裡,室友確實付出了很多,無論是一天吃兩顆高麗菜,或是誤差逼近毫秒等級的作息時間,都令我感到欽佩不已,這不是凡夫俗子可以做到的,除了他還有誰有資格抱怨?

前陣子室友做了心理測驗,測驗結果中,他對於當下心境的形容是:「風光明媚、無限美好」。但他今日改口,覺得當初的正能量已經消失殆盡。在我眼中,室友面對困難的態度,一直都是逆來順受、從不逃避。當下他或許展露了人性的脆弱,但我知道:他早就安排了手術時間,隨時都做好根除後患的準備,這些喪氣話不過是滄海一粟。或許就是這番遭遇,才得以孕育出社會的中流砥柱,越是嚴苛的條件,越能造就非凡的人才。

故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,空乏其身,行拂亂其所為,所以動心忍性,曾益其所不能。

孟子

後記

寫完文章的隔天,室友就跑去開刀了。剛回到家有點像三魂七魄少了幾魄的那種民俗說法,整個人不在線上的感覺,多虧他女友一路攙扶,不然應該回不了家。希望他這次真的痊癒了,願閱讀此文的大家都能身體健康。

留言列表

Copied title and UR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