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腸記

到診所量完血壓後,護理人員拿出瀉藥及鹽水要我先清腸,好讓內視鏡檢查可以順利進行。通關門檻很明確:腸液清澈如花茶者為佳品,混濁如奶綠茶為中品,帶有形體者則為下品;只要解出佳品腸液就可以晉級到下一關。

護理人員倒了一杯鹽水給我,示意我搭配瀉藥飲下;鹽水入喉,我眉頭一皺。

「你能喝嗎?」

我不急著回答,而是將 400cc 的鹽水一飲而盡。

「可以。」

見我如此,護理人員眼中閃過一絲欣賞,為我再添一杯鹽水。

「那,大約十分鐘後就可以去廁所等待,上完廁所就繼續喝鹽水,重複五次後找我檢查。」

目送護理人員走入了診療室後,我開始觀察大廳內待檢查的人群,像我一樣的男性待測者莫約十來位;有的面色凝重,有的目露凶光,也有一些神色自若彷彿置身事外的人。

我的策略並不複雜,一口氣飲下大量鹽水,一波帶走;這種毫不修飾的做法需要深厚的底子,飲水力不足者,可能喝不到一半便感到腹脹,更顯難受。所幸我的飲水力經長年修練已近大成,並無此憂患。

一柱香後,我走入男廁,裡頭只有兩間正在使用的廁所,我表面強作鎮定,但內心忐忑不安,早在簽下風險同意書時就知道照內視鏡絕非易事,但萬萬沒想到此處儼然是個血腥修羅場。

「你們診所難道沒有其他廁所了嗎!」

我走出男廁,看見一名男子痛苦地對著櫃檯怒吼,他面色鐵青、唇色發紫,雙腿內八微蹲,看得出來此刻已然箭在弦上,不得不發。

「先生,我幫您確認一下。」

「女廁這邊還有廁所,右手邊請。」

這名男子困躓難行,顯然行走對他極為吃力;而同時間幾位先前未有反應的待測者聽到女廁字眼,驀然抬頭,眼帶金芒。

「我也要去女廁!」

一名沙發旁的男子朝護理人員喊了一聲,數個箭步直奔女廁,身手矯健地像是非待測者一般,我若有所思,但一時之間卻也無法深究原因。

回到座位後,我再次朝身後掃視一番,每位待測者都是雄據一方的霸主,絕非泛泛之輩,但眾人心知肚明:唯有奪得馬桶者方能晉級。我將據點轉移到離廁所最近的沙發,此處視野極佳,左可觀察敵手動靜,右可窺視廁所洗手台,可說是握有先機。

彈指間,一名外圍的黑衣男子朝廁所走去,而同時男廁也有人走出,我冷哼一聲,暗道黑衣人何其幸運,就這麼湊巧給他撿了個便宜;但一盞茶後黑衣人又是在沒有任何徵兆下奪得了廁所,我心想此人必有某種神通。

我將心識分散在廁所與黑衣人身上,暗中觀測對方施展神通的瞬間,倏然廁所傳來細微聲響 ,黑衣人動身了,方纔他觀察的竟是抽出衛生紙的聲音!我一臉驚駭,同時又敬佩不已,心想術法雖不難,但此地人聲嘈雜,能在遠處運用此術,大大不易。

看破黑衣人術法後我便照貓畫虎,雖術法不甚熟練,但佔了地利的我總算是奪得一間廁所。坐上馬桶後,我丹田一沉,體內的壓力彷若找到缺口,瞬間宣洩而出。

「中品腸液,不枉我昨日三餐吃白吐司配白開水。」

第一次清腸就解出中品腸液,我面露喜色,一股優越感從心中油然而生,顯然前置作業做足的我有機會快速晉級。按下沖水鍵後,我並沒有離開馬桶,而是想再醞釀一次清腸,但兩盞茶後毫無動靜,便悻悻離去,我萬萬未想到此一舉動將結下惡果。

甫走出男廁,眼見一條人龍擠在廁所外,我未多想便回了座位,繼續飲下鹽水;兩柱香後,人龍毫無動靜,待側者佔據廁所後採取了我方纔的策略,此時我心中暗道不妙。

「唉!因果報應啊……」

我種下久佔廁所的因,結出其他人長據廁所的果;此時大廳中瀰漫著一股肅殺的氛圍,各路豪傑均神色凝重,幽幽地朝廁所望去,每位待側者皆知此局難解。

雖心生懼意,但憑著青春緊實的括約肌,此困境一時三刻間卻也無法威脅到我;莫約半個時辰後,人龍逐漸有消散跡象,有的人晉級離去,有的人則是發現癥結,不願再長佔廁所互相傷害,先前所種惡果也因此而化解。

「先、先生,請您穿好褲子再叫我進去檢查!」

廁所突來一聲驚呼,此時我篤定有些待測者志不在晉級,而是以調戲護理人員為樂,我突然理解一開始就從容不迫的那些待測者,原來他們心中別有一番算計。

隨著人數減少,我順利排到了三次廁所,但每次均是中品腸液;我眼神空洞,面有苦澀,晉級彷若一蹴可幾,但卻又盼不到臨門一腳。

離開男廁,我坐上沙發閉眼沉思,這腸液煉製猶如煉丹,回想典籍記載上古修士的煉丹過程,天時、地利、人和,缺一不可,此時人、地皆備,但苦等不到天時。古代修士為了煉製丹藥,上窮碧落下黃泉,遙遙長途,煉丹亦煉心,恐怕我此刻就是缺乏道心。

我將心識集中於一點,心海之中出現了我的虛像,此刻虛像面孔極速轉換,每過一息容貌就更加年輕;新鮮人、兵役、大學……一直到了幼稚園才驟然停止;只見幼時的自己蹲在公園門口,拿著紙網朝水槽裡的錦魚一撈,一條赤焰般鮮紅的小魚卡在紙網的塑膠外框,極欲掙脫。此刻我雙眼怔怔望著這一幕,從中頓悟:我是那魚,而網便是道,天道一體,道法自然。

驀然雙目一張,眼帶精芒,我大步走向男廁;一坐上馬桶,我閉起雙眼,回想方纔感悟的道念,此時一絲絲金光在識海凝聚成束;彈指間,這束金光朝識海底部射去,五臟六腑便感到一股熱意由上至下衝出,待金光消散,佳品腸液已靜置在馬桶之中。

第五次清腸,結果非凡,此時我食指輕輕地按下了求救鈴按鈕;不一會兒,護理人員便趕來男廁。

「請問剛才有人按鈴嗎?」

「這邊。」

我揮著手朝護理人員示意。

「林先生,很乾淨耶!如果下一次也這麼乾淨就可以去二樓檢查囉!」

護理人員仔細評鑑馬桶中的腸液,宣布我已跨越晉級門檻。

回到座位,我將杯子斟滿溫水,靜靜回憶踏入診所大門後所經歷的一切;一開始客滿的廁所令人心驚,黑衣人的神通助我搶下廁所,但久佔廁所的我卻是種下了惡果,惡果又隨著人龍消散而化解,之後在沙發上感悟了道心,最終憑著一絲道念總算跨越晉級門檻;這漫漫長途崎嶇難行,每每回顧,諸多感觸便上了心頭,我抬手輕輕滑過玻璃杯口,接著舉杯,喝下一口溫水,淡然一笑,這水有股餘韻,叫做歲月。

二次感悟,歲月使得道心更加圓滿。

再次步入廁所,我緩緩坐向馬桶,道念融入了識海之中,成了點點螢火,無數螢火以極速朝中央收攏,聚出一顆巨大火球,此時光芒迸射,宛若驕陽之輝。瞬息火球幻化成霧氣,朝空中散成一片混沌;少頃,混沌隨著雷鳴悶響孕生出兩條色彩分明的魚,一黑一白,一陰一陽,兩條魚銜著彼此的魚尾,急遽旋轉收縮,最終化作太極;這時強大的威壓憑空而生,天道在此,所有生靈均要臣服。

太極轟然化作兩道氣流,第一道氣流灌頂而下,經膻中、神闕而停留在氣海穴,此時身軀仿若在燃燒,我呼出一口大氣,隱約可見熱氣扭曲了眼前景象;這股炙熱再次衝擊氣海,但力道不足,困滯不前。此時第二道氣流從天靈灌入,兩股熱意匯集後,以鋪天蓋地、雷霆萬鈞之勢衝破氣海!接著一層層往下突破,毫無阻礙;片刻間腸胃一陣蠕動,沸熱爆發而出,這一切發生極快,不過數息之間。

第六次清腸,馬桶中的腸液無色無味,清澈如泉,水面隱隱有靈氣繚繞,已然超脱凡間桎梏與規則,比起佳品更進一階,是謂極品腸液;我闔上雙眼,又一次按下緊急求救鈴。

「……怎麼會這麼乾淨!」

護理人員趕來後,瞠目望著馬桶,過了許久才吐出一句話。

「林先生,你可以去二樓檢查了。」

護理人員沖了馬桶,便領著我往大廳一隅走去。她取下胸前的卡片,卡片大有來歷,只有經過宗派認可之人方可獲得,彰顯出此人在診所中的身份,傳聞中地位極高的長老更可用卡片開啟宗派最內部的機關。

她隨手一晃,將磁卡對準角落的黑色感應盒,只見感應盒紅光閃動,瞬間傳來一聲清脆鈴響,眼前的棕色雕花牆竟發出震動,開出一道縫隙,不久雕花牆便完全開啟,通往其他樓層的電梯就在此刻映入眼中。

「林先生,二樓請。」


這是我第一次做大腸鏡檢查

不知是否大家講好了一起去做

近二十個吃了瀉藥的人搶兩間廁所

媽的 根本人間煉獄

準備檢查的人以中年為大宗

飽滿的人生經驗 大風大浪

支撐這些漢子 走過不惑 知命

卻在腸胃蠕動之間 脆弱不堪

下次要照大腸鏡

一定要先確認有幾間廁所

有什麼想法嗎?快來跟大家分享你的看法。